目前日期文章:201003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從翔翔上小學開始,就不得不接受“我有一個很皮的小孩”這個事實。剛上一年級時,曾問老師翔是否有過動傾向,結果老師很乾脆地回說,他就是皮而己!有如當頭棒喝。到現在二年級,這中間沒少被罰(罰站、罰寫、罰不能下課),可頑皮仍然不減。只是我們家爸爸can’t handle the truth,堅信兒子怎麼可能沒有他優良的遺傳。

上月爸爸去剪頭發,和設計師閑聊,說起小孩:“我兒子很皮。”“是呀,看起來真的很皮。” 這可完全不是老公預期的回答,這時不是該聽到“還好啦,小男生都是這樣的。” 或是“調皮的孩子才聰明” 之類的話語來安慰一下心虛卻滿懷期待的父親嗎?現在人說話真的是這麼直接了當了啊。

無獨有偶,爸爸帶翔去打羽球,下課時在電梯裡遇到教練。爸爸受傷的心極欲得到一點慰籍,居然又發了同樣的球。唉,本以為在體育界打滾的教練見多了調皮的孩,相形之下翔也許可以歸在“不那麼皮” 的那一組吧。只是事與願違,教練一球中的:“很皮!”

爸爸的心沉到地底,終於開始面對事實~是的,我們家兒子是公認的頑皮啦!

P.S: 感謝媽咪的同學陳叔叔誇我們家小子乖,讓我們一家三口都滿心歡喜。陳叔叔,您真是個好叔叔,等我英文學好了去美國找您!一翔翔上

hui30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上次上課時翔翔的表現真是史無前例地糟糕,一副懶洋洋不受教的樣子。任何曲子都直接和老師說,不喜歡、不想彈!因為布爾格彌勒中的打獵總表現不好,週間的練習也提不起勁來,更是在三年的學琴生涯中頭一次萌發“有點不想學琴”了的意思。

 

其實打獵寫得很不錯,聽老師彈起來,左手沉沉的號角伴著右手飛快的馬蹄聲忽遠忽近,緊張而悄然地接近獵物,號角馬蹄聲再度響起,獵物悲悽倒地,在勝利號角聲中馬蹄聲又忽遠忽近,最後慢慢遠去了。這真是一首很有情節很有畫面的曲子。可惜翔翔勾勒不出,但是這周在媽咪耐心加上賣力的配合情境表演,翔翔打獵的功力已經大大提高了;加上老師又努力在課堂上tune up他的演奏,花了半堂課的時間終於勉強過關了。小奏鳴曲Clementi Op.36, No.2的第三樂章也順利通過。翔翔學琴的心情才微微的雀躍了ㄧ點。

 

可到了Schmitt,翔的精神又開始渙散。老師已經再三危胁再不認真就不放行了,他專注了ㄧ下,又開始走音了。弄得老師只好出了四題的Schmitt以示警戒。鑒於翔最近的積極性不高,這週的功課不多,可以放慢腳步,調整心情,希望翔翔的低潮期可以很快過去。

hui30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